|加入收藏| 設為首頁|

浙江日報:我省職業教育創新發展紀事

作者:秦軍 李育紅 來源:浙江日報 發布時間:2015年06月23日 點擊數: 字體: 大 小

   本報訊(本報記者 秦軍 李月紅)當下,從浙北平原到甌越之濱,從舟山群島到浙西山區,浙江大地正活力迸發。這其中,一個教育現象不斷引起全國關注——浙江職業教育創新辦學,從小到大,從弱到強,成功邁入全國第一方陣,為新常態下的“浙江制造”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注入強大動能。

  2014年,浙江高職院校畢業生平均就業率居全國第一,畢業生起薪水平居全國第三;連續多年,中職學校畢業生就業率保持在98%以上。

  十年磨一劍。浙江職業教育跨越式發展的背后,凝聚著社會各界的心血。

  近5年來,浙江各級政府對職業教育的投入達877億元,每年以10%的速度遞增;10年來,全省職業院校共培養各類技術人才297萬人,占全省技術技能人才總數的35%,較好緩解了社會對技術技能人才的渴求;10年來,全省中職學校與近萬家企業建立緊密合作關系,與高職院校合作的企業達12013家。

  一大批政府主導、校企合作、產教深度融合的職業教育學校,已成為各地經濟發展的重要人才基地。

  推動“浙江制造”轉型升級,優先發展職業教育

  打開群星璀璨的浙江經濟發展版圖,制造業無疑是最閃亮的一顆“星”——全省工業總產值的四分之三由制造業貢獻。

  然而,與全國各地一樣,浙江不少地方的制造業面臨著技術含量低、勞動密集型產業比重偏大等窘境。

  當今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,國際分工與產業轉移在更廣范圍、更大規模、更深層次上進行。必須轉變經濟發展方式,在大力發展新興產業的同時,推動高端裝備制造業發展,從“制造大省”邁向“制造強省”。

  精密制造必須要有一流的一線技術工人和技師。在推動“浙江制造”轉型升級過程中,省委、省政府敏銳地看到了職業教育的重要性,始終把人才培養放在重要位置。

  2006年,我省首次召開職業教育大會,出臺了大力推進職業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,同時啟動實施“職業教育六項行動計劃”。

  如星火燎原之勢,職業教育在全省加快發展步伐:寧波制定頒布了《寧波市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》,在全國率先從地方立法層面推進職業院校與地方政府、行業企業深度合作;嘉興多部門聯合出臺了職業教育集團化政策,設立2000多萬元校企合作專項經費,有效調動了企業參與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積極性……

  一張藍圖繪到底,一任接著一任干。

  2010年,浙江省教育規劃綱要出臺,對新時期職業教育發展提出明確要求和總體部署,同時啟動“中等職業教育現代化建設工程”。

  2014年,我省召開全省高教工作會議,對包括高職在內的高等教育進行全面部署。

  統計顯示,從2007年起,省及地方財政相繼安排91億元用于中職學生資助,資助人數超過440萬人次;近5年來,全省高職教育各類辦學經費達375.33億元,總投入、生均投入增幅分別達37%、45%。

  充裕的經費和良好的政策大大改善了職業教育實訓基地、專業建設、儀器設備、生活設施等辦學條件。

  2014年,全省50所高職院校校均固定資產達4億元,校均占地622畝,校均實訓基地4.4萬平方米,校均教學科研設備價值達7700萬元。在獲得省里專項資金支持后,許多高職院校甚至擁有了世界上最先進的“五軸聯動”數控機床。

  浙江職業教育多項指標穩步走在全國前列。

  改革現代職教體系,給孩子更多選擇權

  在世界制造業史上,“德國制造”就像一個百年童話。二戰后,德國創造了經濟發展奇跡,職業教育被稱為“秘密武器”。

  目前,德國共有各種職業學校9000多所,除了30%左右的青年上大學外,大多數人都選擇了不同形式的職業教育。

  就是這樣一個職業教育大國,其專家在看到浙江職業教育的發展后,也不禁為之一振。

  5年前,德國漢斯·賽德爾基金會負責人來到了長興縣。作為與中國合作職教項目最多的基金會,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決定是否為這個制造大省提供必要的資金、技術扶持。但是,一番考察下來,該負責人的頭搖得像撥浪鼓:“NO!NO!NO!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雙元制、工學交替、師徒結合,這些德國職業教育的模式,你們都已學會了。”該負責人道出理由。

  好一個“令人失望又高興”的理由!

  長興縣的職業教育發展,源于我省10年來對職業教育辦學模式的不斷探索和改革。

  解密德式職業教育體系,也就是給職校生更多學習選擇權,給老師更多課程開發權,給學校更多課程設置權。

  早在“十一五”期間,我省就在全國率先啟動中職教育專業課程改革,形成了“公共課程+核心課程+項目教學”的“理實一體”課堂教學理念,改變了原來以學科教育為主的教學模式,代之以工作過程為導向的模式。

  2014年,新一輪教學改革在職業學校鋪開。部分學校試點“現代學徒制”和小組合作學習,培養新型技能人才。首批35所中職學校被確定進行課改。一學期下來,有92.24%的學生喜歡可以選課、選專業、選就業或升學的“選擇性課改”。

  高職教育教學改革也在緊鑼密鼓進行:減少與本科院校雷同的課程,突出特色化教育;為中職生開通到高職院校的“人才通道”;在全國率先將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連接起來,進行四年制“高職·本科一體化”人才培養,建成人才培養的“立交橋”機制。

  一手抓教改,一手抓師資。從2011年起,我省建立了全省中職教師專業發展培訓制度,省財政每年安排1000多萬元用于師資培訓,各地配套培訓經費超過1億元。2013年,我省出臺《關于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》,加快高職院校“雙師結構”專業教學團隊建設。與此同時,全面實施青年教師助講培養制度,為青年教師成長搭建平臺。

  一項項制度創新、一項項教學改革,讓學生擁有了更寬廣的舞臺,學習積極性大大提高。2013年,我省開展創業創新教學試點的中職學校獲得國家專利授權324項;2014年,高職院校獲得技術發明專利1526項。

  借助于技術研發,服務地方經濟發展

  在星羅棋布的浙江職教學校地圖上,你可以很輕易地發現許多地理空間上的關聯:

  在有著“紡織之鄉”稱號的紹興市,柯橋區職業教育中心開設有電腦繡花制版、織物分析等課程;

  在國家非遺傳承技藝“青田石雕”的故鄉,青田縣職業技術學校開出技藝、造型、泥稿等多項與石雕相關的課程,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親授帶徒;

  在“五金之鄉”永康,該市職業技術學校重點加強五金機電工程技術人才的培養,在校內建起鉗工車間、車工車間、數控實訓車間、數控生產車間、裝配車間等24個種類的47個實驗實訓場所;

  寧海是全國模具之鄉。寧海職教中心實施“仿真”教育,學以致用、零距離創業。與全國最大的電子雕刻企業北京精雕公司合作,聯手建立標準化的仿真數控實驗室,學生以“準工人”身份接受培訓,重在解決機械操作中的各種難題;一個58名學生的職高班,走出了34名自主創業的小老板;

  ……

  借助于技術研發,強化服務地方經濟發展的職能,始終是我省發展職業教育的主題。

  社會需要什么,就辦什么。辦學圍著市場轉,教學圍著技能轉。

  10年來,浙江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以專業建設為牛鼻子,把專業設置與學校布局調整作為緊貼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需要、服務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。經過不斷調整,全省中職學校從2004年的602所減少到2014年的375所。文秘、金融等市場需求飽和的專業被壓縮,數控機床、模具制造、動漫設計等社會急需的專業大大增加,較好地避免了專業重復設置和無序競爭。

  以服務地方塊狀經濟為導向的發展,使得浙江職業教育的辦學特色越來越鮮明。在此基礎上,校企合作進一步拓展,產教融合不斷延伸。

  “十一五”至今,我省中職學校已與近萬家企業建立緊密合作關系,高職院校校企合作企業也達12013家,由地方政府、行業企業、高職院校和中等職業學校共同組建(聯盟)的職業教育產學研聯合體達50多個。

  一大批國家級示范學校相繼涌現。“進口暢、出口旺、技能強、用得上”成了職業院校的真實寫照。

  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先后成立了皇冠學院、眾泰汽車學院、高新IT學院、現代農業技術培訓學院等校企利益共同體,既提高了學生的實踐動手能力,也讓他們一出校門就能成為準員工。

  浙江工商職業技術學院與寧海、慈溪、鄞州、江北、海曙等縣(市、區)開展緊密合作。2013年,該院投入1億多元,寧海縣政府投入5000萬元,共同成立了徐霞客旅游學院和寧海現代服務業發展研究院,將合作領域從制造業拓展到了服務業,實現了校地緊密對接。

  杭州技師學院在老牌的維修專業基礎上,開始開設游艇、航空維修等面向未來的新專業。

  2014年,在杭州職業技術學院,憑借全國獨有的“校企共同體”模式,這里八個崗位爭搶一個畢業生,學生充分就業更要“體面就業”。

  而在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,2014年共畢業2662名學生,初次就業率達100%,機電專業共畢業171人,提供的就業崗位近2000個。

  在長興,外資企業前來洽談投資項目時,甚至將當地有無職業學校作為投資的條件之一。

  加速邁向現代化的浙江職業教育,不僅帶動了區域經濟發展,還實現了社會、企業、學校、師生的多贏,向社會交出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。

    浙江日報2015年6月19日2版
    網址:http://zjrb.zjol.com.cn/html/2015-06/19/content_2886447.htm?div=-1

字體: 大 小 收藏 打印文章
福建36选7体彩走势图